棜糖

所有的阳光都会扑向雪

恋爱循环【有尔】

感谢我的宝❤️看到最后只剩痴汉笑

需要爱和夸奖:





你说人的脑子会进水吗?


不会吗?


那为什么我现在一晃脑子,都是你。


 


#虎口上少一双眼睛#


旅行社安排的大巴车太旧了,旧到复古,开起来不仅慢还摇摇晃晃的。金有谦坐在最后一排遥望司机,想冲到第一排帮他踩油门,一脚踩到底的那种。好像这样他就不用来这儿浪费时间了,直接回到以前在学校做高中生扛把子的时候。一头红毛被窗缝里透出的一点风吹的飘飘扬扬,把怒发冲冠演绎到了极致。


不不不,金有谦并没有暴力倾向。他只是很急,急于找到一个出口透透气。
 


金有谦高考考砸了,他也不奇怪,每天宁愿泡舞蹈室也不想待在教室还能考好才奇怪呢。不过金有谦父母倒也开明,怕打击他信心说,有谦也辛苦了出去散散心吧,他也不知道最后自己怎么就同意说报一个热带岛屿旅行团来七天与海洋亲密接触的体验。


 


都说心情不好的时候就去看海,大海是多么广阔啊,能疏解人的愁绪,现在金有谦可是真愁了,爸爸妈妈你们能不能看仔细一点啊,以中老年人为主看不见吗!!!


不过值得庆幸的是爷爷奶奶叔叔阿姨人都蛮好的,最过分也就只是想摸摸他的满头红毛说, “小伙子长得真好!这么高!”


金有谦也只好拿出乖乖仔的一面笑对爷爷奶奶,心里哀嚎着我的年轻人沙滩狂野蹦迪之旅泡汤了…


经过三天的海岛海洋馆珊瑚馆热带鱼馆的博物馆行程安排,金有谦感到身心俱疲。


其实旅游社之间也是有合作协调的,比如第四天夕阳红旅游团终于良心的安排上了附近的一个小岛,并把在小岛上的三天行程整体包给了一个当地的旅行社。


话说当地的旅行社也算是非常良心,订好以后提前一天就给每位旅客打了电话沟通,再短信告知集合的时间地点,非常耐心。


 


在连续打了十六个电话明确对象都是老年人以后,王嘉尔明白自己这次接的是个苦活儿,做旅游的都知道,旅行团最怕的除了小孩子就是老人了,一个不周到就被投诉。但他作为导游的职业素养告诉他还是得拿出十二分的热情为每一位游客的旅途服务。


“嘿,哪里会有Jackson你搞不定的团啊。”同事小夏在一旁打趣说,小夏是学旅游管理的,毕业就进了旅行社,小姑娘咋咋呼呼的时不时忘事儿掉个小链子,但为人也算真诚热情,同事关系算得上和谐。


是的,说是金牌导游社内第一王嘉尔也不遑多让。


儿童旅行团,拿下。


蜜月旅行团,拿下。


就不信这夕阳红旅行团自己拿不下了。


 
 


王嘉尔扬起笑容自信地按了下第十七个号码。


“喂?”


“您好,我是……”


“嗯,您好。”


咦这声音听起来很年轻啊,不是中老年人?


“咳…我是JG旅行社的导游,明天您的具体上岛行程由我负责,未来三天的岛上行程安排明天我也会与您沟通,具体的时间地点短信发给您,您有别的问题可以问我哦,希望您玩的愉快。”专业的果然是专业的。


“嗯,我知道了。谢谢。”乖巧地正准备挂电话,金有谦忽然想起了什么,急急忙忙问“那个…那明天也是你带团吗?”敬语都忘说了。也不怪金有谦惊讶,这是他这几天听见的除了博物馆介绍员之外最年轻的声音了,况且这声音还这么好听。


 
“是的没错,我们明天见哦。”王嘉尔一愣也回得很快。


“嗯,再见。”对方的声音真的很有特色,明明是低沉的音色但尾音总是上扬着,很有热情的样子,就像舞蹈里最简单的动作却藏着巨大的力量,金有谦在心里嘀嘀咕咕。


 
 


王嘉尔这边想的是——这到底是个什么旅行团?不是中老年吗?这下计划乱了啊!


 


第二天,也就是金有谦的第四天,他终于登上了友谊的小船,啊不对,是登上了去岛上的小船。


你说还没睡醒呢一大早起来就坐车,坐在最后一排的金有谦除了听见导游做了个自我介绍,好像可以叫他Jackson啊嘉嘉啊嘉尔什么的其他啥也没听见,只看着他穿着一件蓝色小外套蹦来蹦去,时不时听见爷爷奶奶的笑声。至于长相,好像还挺不错的?


话说开车的还是个女司机,好像听见导游叫她小夏来着?你说你一女孩儿开车这么虎这么彪干嘛?


想了想又愤怒地咬了一口座位旁的巧克力,健达榛仁的,还挺好吃的,嗯,旅行社这一点还是蛮细心的。


王嘉尔当然早就注意到了这位游客的特别。


看起来确实也年纪不大,昨天说嗯的时候还有点奶味儿呢,顶着一头红发,高高瘦瘦的样子,脸颊肉却鼓起来,肉嘟嘟的,上车的时候都快睡着了。想着年轻人可能没有吃早饭的习惯,王嘉尔一边偷偷摸出自己包里的巧克力放在他的座位旁,一边叫今天负责开车的小夏慢点。


再说坐车也就算了,从车内无缝对接舱内,船还摇得不行,金有谦郁闷地想这不是中老年人旅游团吗,怎么不为中老年人考虑一下呢?大家身体都这么好吗?


再看了看周围爷爷奶奶精神矍铄的样子,金有谦心虚地挠了挠脑袋,长长的刘海儿垂下来盖住了眼睛。


放任自己整个人随着船浮浮沉沉,昨天因为声音对导游产生的兴趣被控制不住的头晕和想吐消磨殆尽。


 


直到眼睛透过刘海儿迷迷糊糊的看见一件蓝色小外套走过来。


 


“想吐么?”


“嗯,有点头晕。”金有谦说完觉得似乎不够坚定又补了一句“没事儿我不会吐的。”


王嘉尔没说话,拿起金有谦垂着的手,大拇指深深地掐进金有谦虎口上方的手背肉里。


“不疼吧?”


“不疼,但这是什么?”金有谦突然被这么掐一下,一愣倒也清醒了些。


“不疼就好,掐这个位置止吐。”


“谢谢,那我自己来?”


“没事儿,我帮你掐着,你闭眼休息一会儿,过一会儿能好一点。”


 
“嗯…导游你叫什么名字来着?”


 
“王嘉尔。”


 
“我叫金有谦。导游你…您应该跟我差不多大吧…”金有谦甩了甩挡住眼睛的头发,把视线固定在王嘉尔身上。


 
“我比你大一点吧,不过也不用跟我说敬语那么麻烦,自在点就行。”王嘉尔笑起来,眼角都弯起来了。


 
“嗯…”


 


王嘉尔就这么掐了一路,最后上岛了金有谦看着虎口位置的月牙状指痕,心想着只差一双眼睛就能组成一个笑脸了。


 


嗯导游的眼睛挺好看的。


 
 


#岛上觅食记#


 


小岛其实也像座小山,像波塞冬的三叉戟从海里伸出来,上岛时近午时,清晨的雾气消散,不吝啬似的露出大片大片蓝天白云,配合椰林沙滩,明朗得像副风景画。


金有谦也不急着去玩儿,准备先去酒店放好东西再说,酒店就建在半山腰,面向大海,阳台上深色木质围栏非常漂亮。


 


嗯…我就睡一会儿…就一会儿…


大概是舟车劳顿后实在太疲惫了,看见床忍不住倒头就睡下了。


 
 


金有谦是被饿醒的。


醒来就看着窗外的暮色懵了五分钟。


最终决定出门觅食。


岛上还是有餐馆的,不想吃酒店里的东西便出去了,就当顺便逛逛吧。


 


酒店出来不远就是海滩,暮色四合,大概是天空太过通透,夕阳下云朵隐隐泛着粉色的光,却又温柔不刺眼,像樱花味的果冻有荔枝的口感。暑气蒸腾沉淀下来,也没那么热了,海风顺着海浪扑面而来,不知不觉就跟着脚下的小道走到了海边,看着清澈的海水卷着浪花,白沙干燥又柔软。连红色的头发,那样耀眼的颜色都被这天光染得温柔起来。


一切都好像美得不像话。


虽然心里好像还是缺了一块儿似的。金有谦记不起是在哪里看过这句话了,‘讲起命运这玩意儿,实在令人思之不寒而栗。以你现在这个年龄是无法理解的,正是命运这个东西使人或贤或愚。’ 


 


咕——肚子适时地抗议,它可不靠美景填满,倒也打破了刚才略微沉重的思绪。


是啊,命运又怎样呢?愚昧又如何呢?人就该是鲜活的,生命尤其。


 


摸摸肚子正准备转头回去继续觅食,就听见树下传来一阵笑声。


王嘉尔早就看着这颗红毛菠萝一个人呆呆的往海边走,有点担心便跟着去了,最后听见肚子叫的时候实在忍不住了,撑着一棵椰子树笑得上气不接下气,本来手里拿着的椰子掉在沙滩里。


笑完发现不远处金有谦一脸“你继续笑,我很冷漠”的表情看他。


嗯…我这样做是不是不太厚道…王嘉尔后知后觉的想。


 
 


沉默,沉默是今晚的海洋/沙滩/小岛。


 


最后还是王嘉尔打破了沉默。


“你别生气,我带你吃好吃的,嗯…这个椰子给你喝!很好喝的!”王嘉尔朝他走过来,捡起来拍了拍椰子递给金有谦。


 
 “你以为刚才椰子掉了我没看到吗?” 嗯,金有谦的表情的确缓和了,现在是“你怕别是个傻子吧”的表情。


一边还是接过了他递过来的椰子,顺从的咬住了吸管。


……


金有谦算得上甜食嗜好者,椰子汁其实不算特别甜,但恰到好处的甜度倒也给了他肚子一些安慰。清清甜甜的不腻人。


 


嘴上有点倔强,身体很诚实。


金游客的这个特点王导游记下了。


 


“Jackson!Jackson!你在哪儿干嘛?”小夏在不远处叫他,走过来拍拍他的肩,“咦,这不是那个夕阳红旅行团的年轻人嘛。你好,叫我小夏就好了。” 


看着他们熟稔的样子,金有谦有点发愣。


王嘉尔推推他,“愣着干嘛,走啊,带你吃好吃的,你上午坐车坐船下午又睡觉别想吃海鲜大餐了,吃点养胃的吧,嗯…小夏你不是说过有家海鲜面馆挺好吃的?”


“嗯,对,跟我走吧,倒也不远。”


三个人晃晃悠悠很快也到了海鲜面馆。


错过饭点高峰期的三人没等多久面就上来了,王嘉尔一边吃面一边感叹,“真的很好吃啊”过了一会儿满头大汗,“是谁给我加了辣!”


小夏在旁边抱着面笑。


 


金有谦觉得有点刺眼,没想到他们关系这么好啊。


夜色浮上来,吃完面三人各自作别。


“明天还有活动呢,早点回去休息吧,明天见。”


“嗯。”


 


大概是岛上的月亮和星星太亮,还有夜幕笼罩着的远处那个小灯塔的灯光,在加上海浪拍打的声音,让金有谦都没想到明天是个人自由活动并没有团体安排。


 


#是脑子进水了,是海水和阳光一起进的#


 


第二天金有谦早上收到了旅行社发来的岛上安全需知提醒,准确的说是他的导游王嘉尔发来的。


 


准备好好玩一把的金有谦没多想换了身衣服就出门了,今天依旧是个好天气。


玩过摩托艇、香蕉船热身之后,金有谦兴致勃勃地报名了近海潜水,可以看到珊瑚、鱼群和一些石像之类的。


潜水其实是一项有一定危险的运动,但近海潜水和岛礁潜水今年来已经开发得非常完备了,因为水下无法交谈,为避免紧急情况,下水前就有工作人员教了应急手势,比如什么伸出大拇指向上是表示不舒服想浮出水面啊,GOOD可能不是GOOD的意思了,但OK倒还是OK那个意思,表示还能继续进行。


 


直到交了钱换好潜水服,被工作人员带到潜水点排队准备等教练时他才发现,那些教练里有一个怎么看起来那么眼熟?


直到王嘉尔走过来说,“我带你吧。”


听到熟悉的声音,金有谦才意识到是谁,努力忍下想扒下他的潜水镜的冲动,任由王嘉尔给自己身上加上安全负重带方便下沉。


最后整个人愣愣的被王嘉尔带下水,王嘉尔跟他絮絮叨叨了一些用嘴呼气的要点,顺手把氧气管套上塞他嘴里,眼看着就准备把他一头按水里了,金有谦实在忍不住了,吐出咬嘴梗着脖子看着他说:“等等!导游…你是不是很缺钱?”


金有谦的逻辑仔细想也没毛病,谁又做导游又做潜水教练呢,不累吗?


 


沉默,沉默是今天的珊瑚/鱼群/导游/潜水教练。


 


最后王嘉尔没说话,在潜水镜里翻了个白眼并抬手给了金有谦一个爆栗。


 


这人才别是个傻子吧,我对他好,他看不出来?


 


金有谦吃痛地摸摸脑袋,乖乖的埋头下水,跟着王教练的指令呼气吸气,一颗红蘑菇脑袋在水面浮浮沉沉。中间吃了两次水,被呛得抓住王嘉尔直往他身上蹦,王嘉尔又得耐心教他,最后好不容易适应了,在水下给王嘉尔比OK的手势。


 
王嘉尔看他呼吸平缓了带他下到深一点的地方,给他指鱼群和珊瑚,并做了禁止触碰的手势,鱼群倒没关系,珊瑚可能会割伤手的,这家伙又没戴手套。王嘉尔擅长运动,哪怕带着金有谦也在水里灵活得像条鱼。


阳光透过清澈的海水洒下来,光点似的移动着,青蓝色的海水让人的行动变得缓慢,身边是环绕的闪光的鱼群,红色的珊瑚就在脚下。就像整个人被镶进了大型琥珀。


金有谦看看鱼群又看看王嘉尔,看看珊瑚又看看王嘉尔,突然觉得生命停在了这一刻。


王嘉尔看着金有谦在水里飘起来的红头发想,他会永远记得这一刻。


 


 


上岸的时候,金有谦才后知后觉之前吃进去海水有多咸。他下意识拉住王嘉尔,不知何时建立起的对他的依赖像这海水把他整个人打湿了,莫名其妙开口发问,“你喜欢美人鱼吗?”


王嘉尔被这突然的童话问题问得一愣,“嗯?喜欢啊。”


“我不喜欢。”金有谦哑着嗓子回答,因为海水太咸嗓音也变得咸了。


“为什么?”


“因为不喜欢那个结局。”


因为我喜欢的人不应该变成海面上的泡沫。


 


但那样不就失去美感了吗?王嘉尔把这句话咽进肚子里,“不会的。”他笑着说,眼角眉梢都写着真心二字。


 


 


三天很快就过去了,最后一天对这小岛竟有点不舍了,安排好下午的船来接旅行团。王嘉尔叫金有谦早点起,带他去小山上看日出。


小岛南侧有海,西部有山,第一天来时看夕阳,最后一天走时看日出。


 


半路上王嘉尔娴熟的从包里摸出健达巧克力递给金有谦,金有谦捏着巧克力若有所思。


 


一轮倾刻上天衢,逐退群星与残月。暖橘色的太阳从海平线升起,舌尖探索到一丝甜味儿,金有谦一时分不清是嘴里的巧克力太甜还是阳光把空气里的雾气混合着草木晒出了甜甜的气味。深蓝色的大海再次变得透明起来。


心也变得透明起来。


有的人像海洋,有的人像太阳。


我是爱吃巧克力没错。


金有谦把手里的包装纸捏紧。


他要留下证据。


非梦的证据。


 


#终回循环#


 


还是到了该走的时候了。


 


王嘉尔跟团一起出岛,最后送大家去上车地点散团,金有谦依旧坐在最后一排,最开始老是炸毛的金发褪了点色看起来柔顺了许多。


王嘉尔朝他招招手,又从包里翻出一张照片,是他们潜水时的照片,照片里是透过潜水镜也看得出金有谦初见鱼群和珊瑚一脸神奇的样子,王嘉尔在后面抓住他的样子,眼睛里都是笑意。


照片后面是他俩的名字。


 


“不许投诉我哦。”王嘉尔的声音还是像第一次打电话时听到的那样,声音里都藏着热量,又多了任性的温柔。


王嘉尔本来就有点任性的,就跟金有谦本来就有点腹黑一样。


 


“不许跟小夏在一起。”


“嗯?”


“我说不许跟小夏在一起。”


王嘉尔也不笨,大天蝎的占有欲要宣示主权了,想想又忍不住笑出了声。


“嗯,不会的。”万一这小孩儿不开心投诉他了还得吃不了兜着走,还是认真答应他,像美人鱼那个问题一样。


 


“我不会变成泡沫的,你也没做梦。”又补了一句,再多给你吃个定心丸。


 


确定好回家电话联系之后金有谦终于奔赴机场。


 


 


一周后


王嘉尔的导游工作不慌不忙的继续着。


这天他照常在上车点等人到齐,昨天的电话是小夏打的,也不知道这家伙有没有漏掉谁说错话啊,正腹诽着就被一个back hug稳稳抱住,


“请我喝椰子汁。这次不要让小夏带我去海鲜面馆你带我去。潜水的时候不要按我脑袋。日出我也想看。”一口奶音更糯了,整个人挂在王嘉尔背上,丝毫不客气的指点江山。不用看不用想都知道背后是那颗红毛脑袋。


 


“你还想干嘛?”试着把人转过来看,却发现是个栗子脑袋,像极了健达巧克力里的榛仁。


 


榛仁十分得意,“我觉得这个发色跟你的衬起来更好看,怎么样?”顿了一顿又说,“还有不许再敲我脑袋了,本来就是栗子了。”


 


王嘉尔心想真是捡到宝了。


 


 


 


 


 ——————————————————


为  @Yuson 写的,


因为她太可爱了所以想把这篇写可爱一点送给她。
之前写了算上半部分吧,也修改了很多,现在把下半部分补齐重发。


想写有趣的可爱的有尔。
 


感谢观看。


 

评论(1)

热度(51)

  1. 棜糖 转载了此文字
    感谢我的宝❤️看到最后只剩痴汉笑